返回

官场争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病魔[1902389]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念慈默默的也点着喃喃的说道“幸亏没有”幸亏他没有和前生一样糟蹋她

     可是李靖棋哪里听得明白这句话“什么幸亏没有?”

     见父一直追问念慈只好摇着“没没什么其实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件往事没什么

     遮遮掩掩的李靖棋看的真切但他向来最对挖掘子的**他们要做什么那都是他们的事他这个半老子是不会涩的所以才会出了李存镶那样的子弟

     忽然门前一个走过“哇”的一声吐了整个房门

     李靖棋喝住那“存镶你看看你成喝成个什么样子!你还当不当自己是李家少爷了!”声音严厉而苛责多有惋惜之意

     门李存镶单臂撑着墙壁以支撑住自己的子张就嚷“你你问我当不当自己是李家少少爷?我我实话告诉告诉你李家少爷不是我是那个李念慈的家伙!他才是你们李家的少爷呢我算个什么东西!”

     听到存镶醉后如此的说法李靖棋心疾首这就是他一手TJ出来的子为什么李念慈就会有理想有抱负而这个出自正室的子却偏偏会成酗酒打架让他烦心呢!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偏心?

     念慈满含歉意的说道“爸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

     他话还未说完李靖棋出拦截了他接来的说法“这事要怪就怪我子不教父之过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只是念慈也没有想到存镶会如此自自弃在他的生活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才会让他如此堕落和失常印象中存镶虽然做事没有常理但是也一定是个克已的不知是发生过什么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他问道“爸存镶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他满以为父会给他答案可谁知李靖棋却这样回答他“存镶他是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我们别管他继续聊我们的

     看着存镶的怨念的眼神念慈心里突然百翻腾他都想吐一吐存镶的事看来只能寻找机会了到底是什么事把他成这样念慈真的很好奇但是说担心念慈是没有的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同父异弟弟相他希望存镶闹的更凶一些更一些把那个沈凝香给就最好了

     念慈初到李家时也是希望存镶和他要好沈凝香会善待他

     可是呢?

     那些前生的记忆在他脑海里不曾离开唯独眼前这个父还有那个目前也不肯认他的爷爷才是最疼他的

     念慈知道父得了胃癌晚期但他还是想父能够去医院化疗那样最起mǎ生活还有一线生机再不然送去美国治疗也可以美国的医术发达一定能治好父的病

     趁此机会念慈旁敲侧击

     “爸你知道吗?我一个朋友的父得了胃癌晚期他们一家把他父送去医院化疗最近又准备送去国外了”念慈装作无心的问道

     这话把李靖棋给问着了他心有余辜的看了一眼念慈又看一眼连续看了三眼才喃喃的问道“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念慈这才承认“很担心你让我劝劝你只是我这个劝事郎开了你这个主事不知道肯不肯听?”他依旧是满面笑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很高兴李靖棋生病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能够随时隐藏心事的罢了

     念慈这才承认“很担心你让我劝劝你只是我这个劝事郎开了你这个主事不知道肯不肯听?”他依旧是满面笑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很高兴李靖棋生病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能够随时隐藏心事的罢了

     李靖棋思索道“要去化疗就要请假办内退住院钱找照看如果要出国还要联系外国医生到时候又要有照顾这么多的事不是连累一整扒吗?”

     他就是不想连累家不想给家无端的增添麻烦正他这个病已经晚期在国内能治好的希望是少之又少而去国外又要量的金钱和这样子不划算哪!

     念慈摇摇“爸你这样想就是错了一家的意思就是家共同承担只有这样才算得是一家否则这样和外有什么差别?你忘了可以照顾你正她一个在家呆着穷担心不如让她照顾你去美国的时候国家会派专员接送到时候让跟着不就行了?”

     李靖棋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可以照顾他洪新宇那个傻等了他二十几年的他对她的愧疚本来就多思及此他点了点“好吧!爸就听你的你是爸的心!”虽然他没有承认洪新宇的份但是念慈的确如存镶所说他一直把念慈当作唯一的继承

     得到了父的认可他便着手办理父内退的事的意思是暂时不要对外开自己患癌症的事因为父不喜欢谣言四起

     当里父便打电话给国家主席以及国家内务院成员一一告假并得到家的支持让他带薪往美国治疗癌症他一一感谢也颇感欣

     第二念慈去接但始终没有把李家毕竟李家的太太是沈凝香他的只是个在外的这是国家的法律是没有办法的事

     父八点就跟着了去机场的

     他这才赶去乡政府到了单位的时候也才八点过十分

     父去美国的事沈凝香也知道了她也是表示赞同的但问及她是否愿意去美国照料李靖棋时她却含糊其词吱吱唔唔不肯前去

     这样也好!

     求收藏求红票求包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