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官场争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李家[1902375]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家的门就在眼前敞开着念慈首先看见了扶手楼梯那是一种用高级檀木做成的扶手扶手透着檀木特有的光泽不耀眼却看起来很

     门全敞开后看见的是一组客厅高级挂壁彩幕电视机三层手摇电冰箱ige国标知名品牌手提电脑等等

     但他却十分的沉着他知道这些都只是李家财势的象他浅浅笑着随着父了二楼

     父在吩咐阿“给二少爷准备间套房少爷房里有的二少爷房里也不能少

     他其实一直都感谢父的其实爷爷也是认可他的只是他是sī生子这个事实无法改变唯独他那个同父异的哥哥对他LR百般他无法抑制

     父一间一间的房领着念慈去看而这些piàn段早在十二年前就发生过了只不过这里有一段

     那就是他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了他的哥哥而且他的哥哥甩了他一巴掌

     念慈走到父后这一年他十四岁刚好从初中毕业

     父问起他的学习成绩他一五一十的讲着从念慈的话里李靖棋得知子是一个好学有理想抱负的于是他允诺高中调贵族学院就读

     当李靖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从房里冲出来一个他就是李镶李镶见着念慈就一个巴掌甩过去

     而念慈早就有心理准备他记得他挨李镶一个巴掌就是在父给他说要送他去贵族学院之时

     念慈一个弯迅速躲过李镶的巴掌

     李靖棋看见了不免喝斥李镶“你怎么回事!自己弟弟也打!”

     李镶着眼睛不fú“他是婊子生的子怎么配做我的弟弟!”

     然后念慈就看见父的巴掌从高往打在了十六岁的李镶脸他明明知道这一巴掌打去李靖棋和李镶的父子关系就开始决裂但他没有阻止

     谁李镶huáng雀捕蝉呢!

     李念慈偷笑着角也弯了起来你打我也让你知道知道巴掌的厉害

     李靖棋看着念慈心怀愧疚“慈别跟你哥一般见识!”

     念慈摇摇“爸其实你本不必和哥闹这么僵慈知道自己低jiàn

     听了念慈的话李靖棋更是伤心“不准你说自己低jiàn知道吗?你也是李家少爷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没有父的孩子知道吗?”

     听到没有父这四个字念慈的眼泪真的就夺眶而出他从就被说成是没有父孩子他和不知道了多少冷眼才走到今

     所以他更加不能轻易放弃在李家生存的机会他一定要成为堂堂正正的李家得到所有的认可

     这是他重生后看见父时第一个念

     念慈哭着说“爸爸慈会听话的以后再也没有慈是没有父的孩子了

     李靖棋看着慈的笑容心里纠的跟什么一样家常说父子连心他们这对父子又何尝不是呢?

     “靖棋!”

     当念慈听到一声呼唤父名字的称呼时他立刻明白过来这个是爷爷

     “爸!”李靖棋喊道他对父是毕恭毕敬的不论是在事业还是在家庭他这个父都是非常有说fú和霸的所以也就形成了他霸道与专横的

     李瑞严肃的问道“听存镶说你带了个孩子回家?还给他安排房间?”

     李靖棋赶解释道“本来这件事是要先跟您商量的可是您昨没有在家而这孩子的世背景我一子也没法跟您说清楚总之他是个和存镶一样的孩子他念慈

     李瑞的眼神看起来非常可怕“你是说他也姓李?”

     李靖棋赶“是的爸他是我的

     这会念慈赶抓住机会喊了一声“爷爷您好我是李念慈爸爸今带我回家验家的温暖我看到可哥还有您可敬的爷爷我感到很开心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个没家没父的孩子了

     李瑞露出诧异的神这孩子看去也不过才十四五岁的光景怎么就能懂这么多呢!真是一个早熟的孩子叹了一声瑞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开

     念慈记得当年他随着父李家不但挨了李镶的一巴掌而且连爷爷也一起训斥了父说他的脉不纯要dna检验才可以

     如今爷爷没有再作这样的要求也就是说他默认自己了

     对于这一点念慈感到很高兴这一切都是他努的成果也许苍让他重生为的就是圆他的梦吧!

     “哟!这是谁呀?”李家一个卷发的中年子走了出来

     念慈一看她的发卷卷的像哈巴狗的妆一样脚蹬的是双高级高跟鞋那pí亮澄澄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再加她手里挎着的包那可是07年的时候最流行的的品牌和款式这个富

     李靖棋看见了她淡淡的说道“这是我子李念慈

     念慈赶喊道“姑姑好我是慈您真漂亮!”

     “哎哟!巴还甜的嘛!就是不知道你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只要是跟存镶作对就是跟我李流香作对!有你好的!”李流香放出话之后扭着部回了房间“弟我累了先回房歇着了!”

     这个李流香就是和李存镶狼狈为的那个他原本也想把她也收一收这样少一个敌多好

     可是他知道这事急不得李流香不是一个简单的她也算得在本市开着最的一家房地产司专门负责跟别写房产策划求她的从桥排到桥尾都排不

     “姑姑慢走!”李念慈不忘礼貌虽然她现在对自己不善可是不代表以后不善呢!

     总有一他要和这个家庭里的关系全部融洽起来

     第二早李靖棋就把他醒了

     “慈今第一学赶收拾一书包

     对是第一贵族学院可是他该穿什么呢

     过了一会一个架子架子挂满了西fút恤休闲

     “二少爷请您挑

     慈这会傻眼了这么多fú让他怎么选

     他看着父李靖棋说道“第一学还是穿休闲装吧!”

     于是慈就从休闲fú里面挑了两件出来都是灰的他说道“爸我喜欢低调点的其实不必这么

     李靖棋说道“从昨开始你就是我李靖棋真正意义子你的穿着就是我的脸面怎么可以不以后不要说这样的傻话了

     慈知道有钱家的子穿的都是名牌他那些fú也实在是不了别的眼这是一个活在别眼里的世界呢!

     穿戴好之后由专车送慈去学校而他的哥李存镶也坐在另一辆车

     原本两可以同搭一辆车的可是存镶就是不肯说他晦别把自己给惹霉了

     对于存镶念只有一个想法能认同则好不能认同就算了

     前生存镶没少使拌给自己不着原谅他也不着跟他计较

     到了校门慈才发现这里原来是国标商务学院是由法国富商和英国富商合资建立的一所贵族学院

     做fk商务

     了车后默默的走在路而顾存镶则在校长们的簇拥前行这一切都是预料中的事

     他一定有办法改变的让这所学校的校长不再轻视他

     慈咬着牙到了他所在的班级里

     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来这里学的全是有钱家的个个都是穿戴名牌好象在争芳斗艳似的

     这概就是父为什么一定要他穿戴名牌的原因了

     他心的将手的一块铜表收起来那是在他十岁生时候送给他的意义非凡可是在这里也是不能戴的他觉得有一点愧欠但他离开的时候就说了他将来有出息了一定接同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