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领导的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5[1835365]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童远是我们计生站最年轻的科长而且酒量了得哪个饭局少得了他呢!”

     “完了彻底地完了

     童远这两个字在安雪的心里不停地翻腾着以至使她的面也苍白起来

     “昨晚没好吗?”酒店的包间里在王站长与雷从光都还没来的刘主任看着面不好的安雪问道

     “嗯”安雪礼貌地点了点不敢看与余越坐在一起的童远

     确实是的时间不长单位给每分了不少、鱼等过年物品安雪又是剖鱼又是腌一直忙到了一两点

     “别仗着年轻就晚这样会有损”刘主任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说起话来却总像长辈

     其实安雪的神不好主要是不愿意与雷从光碰面

     雷从光一定会对自己挑剔、发自己脾再加他老不好他的脾一定会更吧!

     她觉得雷从光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桶”除此以外就是拿自己寻开心比如强制地把自己到发廊剪发

     “雷主任!”正出着神边的刘主任突然站了起来安雪只好也跟着站了起来却低着

     “不要客嘛!”雷从光一眼就看到了安雪但他没有动声就像不认识她一样在王站长的安排他坐了正席前位

     “家都坐吧!”王站长发了话其他这才落座

     “今喝点什么酒?”王站长讨好地靠向雷从光完全没有了平时对待属的威严

     “不喝酒吧!”雷从光很冠冕地推托

     “要过chūn节了怎么说也得喝点这样就喝点红酒吧怎么样?”这个王站长是很通喝酒的学问的他深知领导说“不喝酒”有真假之分他想喝也是会说“不喝”的这时如不劝喝就是失礼;他不想喝劝喝也是得罪了领导王站长只说喝点红酒这就将“喝”与“不喝”都顾及了而客也一般是会默认的

     果然雷从光没有说什么

     王站长的眼睛向童远瞟了一童远已心领神会立即到角柜内将白酒推到后面取出了红酒

     雷从光笑着将目光扫向陪他的经过安雪时没有半秒在她停留

     这个眼神只有安雪才懂那就是他并不“认识”她而她则也应好好地配合千万不能露“底”

     在菜时童远把瓶盖撬开从雷从光那里开始一一倒酒

     “谢谢就不要了”轮到给安雪酒了安雪连忙把面前的酒杯拿到手里躲闪起来她没酒量真的不能喝一次喝了两听啤酒都醉成那样喝红酒还得了!

     “chūn节了喝一点喝一点”童远本不打算劝她的酒但王站长发了话童远只好照办

     “我真的不会”安雪急正想向雷从光使个眼请他帮忙但目光刚投过去看到雷从光是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就马收回不行他现在“不认识”自己怎么可能为自己说话呢?

     “我就倒一点意思一等会我帮你喝”童远声地在安雪耳边说道他真的给她倒了一点点酒

     安雪张地抿了抿向童远礼貌地点了点

     在一边的余越见童远与安雪说着悄悄话而且眼神很暧昧就不高兴了难道童远忘了安雪是个离了婚的?看来等一会还得提醒他一他不要与她那么

     童远给余越也倒了酒为了便于给安雪代酒他到余越的耳边声地说:“我跟你换个位置吧

     “为什么?”余越坐在安雪与童远的中间如果换了位置安雪就跟童远挨着了童远提出换座位一定是别有用心余越当然不肯

     “你离正位远一点就可以少喝一点酒孩子喝多了是会难难道关心你一都不行?”童远向正位挑了挑眉有些用心良苦的样子

     很面前的餐具和酒杯已被童远换了位置余越只得坐童远之前的位置

     “难道关心一都不行?”这句话是他向自己暗示什么吗?余越感到安极了

     “来我们一起举杯感谢雷主任从百忙之中来我们区计生站指导工作!”王站长站起来举起酒杯家也跟着起一起举起了酒杯

     “感谢王站长提供这么一个机会认识家;也感谢家对计生工作的努与奉献!”雷从光起很有领导风度地端起酒杯与王站长及其他碰一后抿了一

     “你的只要碰一酒杯就行”童远端起酒杯声地在安雪耳边提醒

     安雪这才明白童远与余越换位置不是为了让她少喝一点而是为了方便保护自己

     正如童远所说安雪只是碰了碰酒杯后就将其放然而这一碰那红酒的醇香却也钻了安雪的鼻子让安雪有了些晕晕乎乎的感觉她不知道那在离婚协议书签字以后她是怎么将两罐虽不同但与红酒一样钻心的啤酒喝去的

     “过来”刚放酒杯坐不料王站长却向安雪招了招手

     “!”安雪只好起向王站长那边走过去

     “把酒杯拿过去”童远太清楚王站长安雪做什么就把她的酒杯拿起来递给她

     “你是新来的还不认识我们省计生办的雷主任吧!来敬一雷主任”说着王站长向安雪使了一个眼

     安雪彻底地蒙了不听王站长的话肯定是过不了关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