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领导的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2[1835362]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时雷从光忽然对她有了一些好感他喜欢“怕强”的他喜欢压迫她的感觉他喜欢看她那弱势、没有抗的委屈样

     “对还没剪完哩!剪完以后我会给你的发染一会很有时尚道的”发型师轻声地安这个绪已完全失控的

     “听发型师的你的审美观有问题!”雷从光很肯定地说了一句

     安雪不闹了由发型师在不想短也只能是这么短了不能剪一半就走吧!只是当她那长发一丝一丝地坠地的时候她的心也跟着碎了

     雷从光很满意安雪那明明委屈却不敢说出来的样子用杂志挡着脸悄悄地笑了起来

     不料手机响起雷从光迅速地拿起来接听:“什么?我马来!”

     雷从光接听完电话突变杂志就要出门

     “你去哪什么?”安雪从对面硕的镜子里看到雷从光要走急切地问道

     “我有急事完了发自己坐车回去”在安雪的雷从光这才感到了她的存在这个穷得要命带钱了没有?即使带了恐怕也不会够发的钱他急忙从钱包里取出五百元来走到安雪的到安雪的手里然后急火火地出门而去

     连把钱退给他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办?

     安雪取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说不要他的五百元钱可他早对自己说过不准给他打电话的又岂能贸然打呢?

     他是有她给他打电话让知晓了是有可能把她当成第三者的她讨厌第三者就是因为该的第三者才把她的家给拆散了的她肯定不愿意做第三者

     她与雷从光之间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做过以后就该忘记

     想到这里安雪把手机收了起来继续盯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发起呆来

     做发的时间可真长足足做了两

     安雪看着镜子里短短的还有那怪怪的颜心里有一难以言说的难过

     她从都是留的长以前郑余还着她的发说是最喜欢她的一长发呢

     “你看像换了一个神的!”发型师怕安雪又哭连忙对她行称赞

     不知是发型师的故意还是店员的无意发廊里放的歌一直是梁咏琪的那首 短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的分叉长长短短、短短长长一寸一寸在挣扎

     刚才还想哭的但可能是到了音乐的陶冶也就不想哭了剪短了亦是剪断了牵挂剪了一地不被的分叉

     也许雷从光是对的不剪断这长长短短、短短长长的她如何净地与过去说再见呢?

     不过再也不能去发廊了就这么了一了两百多估计如果自己不哭那发型师还会要得更多!

     她舍不得钱坐车回去从发廊走回去足足了半来到自家楼却看到了停在这里的好多好多的车

     什么!这些车怎么不停车场?

     影响到自己了吗?好像没有

     耸了耸肩膀安雪这才走向楼梯刚想按开电梯门不料从一边的楼梯间滚落出一只还没有喝完的啤酒罐罐里的酒溅到了安雪的

     安雪刚想望责备一句却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凄惨的、压抑的哽咽声

     好奇心的驱使安雪不自地往楼梯走去

     竟然是一个将低在两间的穿着一昂贵的fú却坐在楼梯间的脏脏的地板因为泣得厉害还一抖一抖的去万分的悲伤

     为什么坐在这里如此伤心呢?难道比她结婚不久就净出户连个投诉哭泣的地方都没有还要惨?

     虽然不认识但安雪动了恻隐之心

     她走前去包里取出纸巾递给他:“别难过了早点回去一觉醒来就好了

     抬起见是安雪了一惊安雪也是如此

     原来是他!那个在超市里让自己难堪的

     原来是她!那个在超市里然向自己挑衅的

     真恼火竟然让她看到他现在这样的窘态!

     很意外他竟然也有脆弱的时候

     他接过她手里的纸巾地在脸然后站了起来

     他很高一定超过一米八了安雪的个子需要仰视才能看到他的脸

     “对不起我那不该对你那样无礼”他向安雪道歉了

     “没事过去了嘛!”安雪真的没有记他的仇

     “有什么事值得你这样伤心?”安雪同地问

     “嗨不说了不说了吧!”可是里虽是这样说概是憋了需要发泄却还是开言吐语了“我把我

     “你是谁?”听说安雪也张起来

     “我樊丽娟我是樊达”樊达作了介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