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领导的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1835358]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来如此

     “我刚来这里这事不好办这样吧!我就将你们说成是我的让刘主任帮一”虽然她与他已经离婚了但她想了一个最后的愿

     她起向另一边的办室走去心里却翻江倒海地难

     她真是不错!为了成全他她在离婚协议书签了字;为了给他帮忙、使他的子顺利地生孩子她还要去求然而她真的有这么好吗?她在帮他的同时心里却在流

     刘主任办室的门没有关一眼就可以看到他正坐在办桌前看报纸安雪来到办室门的那一秒时刘主任已抬起安雪想退回去已是不可能了

     “刘主任有件事想求你帮个忙”从未向别要求帮忙的安雪开起来竟然觉得怎么这样的难

     “有什么事直说到我这里千万别客”刘主任立即起像迎领导一样地为安雪自倒了一杯双手递到安雪的手中

     “!我有个戚要办准生证他老已有两个月的yùn但没办yùn检证明能不能”安雪张极了她把杯放到桌不知道把手放到哪里

     “这事好说我给你安排”说着就带着安雪往办证科走去

     刘主任是想余越把这件事办到位可是来到办证科后却空无一刘主任正要声地余越没想到余越提着包装漂亮的西餐厅外卖盒走了似乎还挂着回无穷的笑意

     “你知不知道几点了?迟到时了!”刘主任皱着眉指了指手腕的表冷冷地将手背了起来态度与刚才对安雪完全不同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要来”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而更糟糕似乎是说你刘主任来办证科怎么不事先告诉一声呢?安雪也为她的说话不妥而着急起来

     “选调生有一年的试用期表现太差是要退回去的!你的试用期还有一个月吧怎么不好好地班呢?”刘主任真的生他当着安雪和窗还站着的两个地给了余越一句让她不了台的话

     “刘主任我不会有一次的请原谅我吧!”余越急得连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到计生站工作一年了如果就因为今这件事被退回去那该是多么丢!我怎么这么不注意呢?

     “你的问题以后再说你先把戚的事理一”看到余越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样子刘主任这才很有风度地背着手走了出去

     余越这才了一冒出的汗

     她抬看了安雪一眼将手里的外卖盒放到自己办桌的屉里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取了郑余放在窗的一沓资料

     “去补个yùn检证明是几个月写几个月”然后“啪”的一声将资料又扔回窗自顾自地捧着杯喝起

     “帮忙办一吧!”安雪声地在余越耳边说着生怕她把绪带到工作中来p3将耳机放耳朵摇晃脑起来

     “那个”窗又撞了撞郑余的胳膊提示着什么

     郑余看了看安雪尴尬地将袋里早已准备好的一个信封从窗推了示意安雪传给余越

     很显然这是一个红包安雪没过猪也见过猪跑她还知道那个第一次“示意”郑余拿出来的也是这个红包如果她更“专业”一点在只有安雪一个在时应将这个红包给安雪;在现在又来了余越以后应再包一个给余越概是郑余还没有把安雪当外所以就没有给她红包

     安雪没有因为自己没有得到红包就不帮办此事她把那送给余越的红包从窗拿过来然后放余越并没有关屉中

     “余越帮个忙这是我”安雪本来想这事办不成算了但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郑余的父想抱孙子的企盼目光也就仍然给余越做起工作来

     “安这就见外了跟我还来这个”余越这才开了腔她把耳朵里的耳麦取了出来却没有把红包退出去只是为难地看着安雪

     “这是我戚的一点意思吧!”这出校门不久竟然也学得这般俗但是她如果不俗窗外的郑余的那事还真办不成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去补个yùn检报告单等会我把办证的时间提前写两个月就行了”余越这才满意地将屉关冲着窗的郑余两子很地说道

     “!那谢了”窗外的知道已达到目的拉着郑余连忙向楼的yùn检室走去

     “刚才刘主任怎么跑来我们办室了?”打发两个走后余越开始“兴师问罪”起来

     “呃可能是我第一他怕我出错所以路过时来看看!”安雪虽然很不愿意说谎可是眼况不对劲!余越的话里分明杂着很浓的火还是能避开就避开吧!

     “我是研究生毕业又是省委组织部选调生如果不是因为我有关系我应该先乡的而现在到区里就算是基层了这是我好多同学想都不敢想的过两年如果我表现突出还可以调到市里或者省里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我知道在这里工作的都有关系只是的程度不同所以我没必要在这件事张兮兮的这里不过是我往跳的一个跳板我总是要走的其他也没必要那么针对我吧”余越一地、生地丢了这么一段话

     这个绝对是个有疑就“火”、有“仇”必报、无理也盛的主就这么一丁点的事竟然也线的地步安雪是个游刃有余的面对这个张牙舞爪的“纸老虎”并不觉得可怕自己单一个难道还怕被她了?她虽然自己两岁可还是个刚出学校的“纯”社会知识还“”了一点吧!

     “你是研究生毕业?我就说呢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特别的有知识!以后还会调市里或是省里好厉害呢!到时候高就了千万别忘了我这虾米!咱们可是对着桌子坐过呢!”这种话、这种语以前总在郑余给别打电话时听到只是没有想到这会自己倒给用不过用时却觉得特别地恶心、倒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