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领导的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5[1835355]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忽然觉得不那么恨前他只不过是比较现实而已并不一定是不她了

     “先生找你五”安雪手里拿着应找的钱对一名买了食品的顾客说

     “不要了算了看了安雪一眼不屑地说了一句后离开

     “先生这是应找给你的五”自己靠辛苦不需要这种施舍她离开收银台追几步然后把那五的手中

     “嫌少是不是?哥有钱!”说着从怀里取出两张面值100元的钞票“啪”的一声摔到安雪面前

     中国就是好看两张钞票还未飘落地不少就围了过来他们不敢对那势汹汹的说三道四只是把眼直溜溜地望着安雪

     安雪环顾了一四周她不知道这个的超市竟然还可以容纳这么多的

     她抬起来看着面前的这个这个概二十八九的样子长得并不难看穿着也很时尚、很有档次但面不怎么好眼睛里充满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打了牌的赌鬼可能是输了钱在这里没事找事、发脾

     安雪最恨赌钱的她的爸爸就是个赌鬼赌来赌去输得一塌糊涂害得也跟着

     既然他这么有钱

     她弯把钱捡了起来当着众的面几步走到前台:“李刚刚捡到两百元零五

     李接过钱看了一把两张钱又推到安雪面前说:“这五我收这两百元是假币

     “扑哧”一声围观的群众笑了起来

     没想到这不去纠缠李却和安雪讲起来:“你给我等着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说罢就走

     “散了吧散了吧”有个年轻的超市负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家挥了挥手发出了逐客令

     “看客”们的东西都买了再没有什么理由留在超市看闹了于是一个接一个地都走了

     只是安雪心里忐忑不安起来:他该不会真的在超市外等着复仇吧!

     最后一个客走后班了这时的挂钟显示十点半了早已超过了班的时间她拖着站了一的酸子从超市里走了出来

     “jiàn你还舍得出来呀!”刚走到自家楼一个酒子蹿了出来不用猜安雪知道此是谁

     “你要什么?我老就在楼他马就会来的”此刻她忽然觉得边有个是多么的重要!

     “是吗你才多就有老了?哈哈”他一步一步地向安雪

     “你不要过来!”她猛地转向相的方向跑去但是也很追了来一把将安雪抓住

     “想跑?”他将安雪袄一扯几颗扣子就掉到了地袄扯开以后露出了里面的贴更露出了安雪的漂亮的

     “”安雪尖了一声便拼命地想挣可哪里挣得了呢!

     拽着安雪不像是想劫而是想给她一点教训

     忽然一束强光了过来一辆黑的奥迪停在了两

     “什么?”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安雪立即向来投去求救的目光但定睛一看原来来竟然是雷从光

     对了怎么忘了他也是住这栋楼的

     “”一直拽着安雪不放的松了手

     “在拉扯算个什么事丢不丢?还不滚回去!”经他这么厉声一喝一溜烟地就跑没了

     “是你!”转过这才看清原来弟拉扯的是安雪:果然是个荡竟然跟弟也有一

     安雪在地捡了几颗扣子后站了起来也白了他一眼知道了那个是他的也感到特别的恶心:看来他们都不是什么好货

     “还不走?”雷从光问

     “我还有一颗扣子没找到不然穿什么班?”

     雷从光这才看到安雪的袄因为扣子没有了是敞着的这件袄的质量确实不怎么的可能是在地摊用几十元买的看来她的经济状况不怎么好雷从光竟然对她动了恻隐之心

     “不用找了那件fú不要了算了我代我弟赔你一件新的

     “要赔也应该你弟赔你掺和什么?”

     安雪看了雷从光一眼又继续在地找了起来

     “我弟的事我当然可以管我赔你一件新的!”他脆直接地将蹲在地的安雪提了起来要她走

     “明你不用去超市班了我给你安排新的工作”fú务行业本来就复杂安雪这种不“安分”、不“检点”的在那里班也不是太好说不定还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来给她换个工作免得她又与别的纠结到一起了让自己

     不过就算她与别的纠结到了一起又关他事?这一刻雷从光也觉得自己有些发神经了为啥要给这安排工作?自己是她什么?是一

     “收起你的好心我觉得在超市工作很好!”起实在不想跟他再过多地纠缠放弃那颗找不到的扣子吧!她终于向楼梯走去

     真是奇了怪了!安排工作多难!好多提着烟酒排着队来找他他还不一定愿意帮这个忙现在鬼使神差地主动地给她表了态可她穷成那样了竟然还不肯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不知道怎么的雷从光忽然有了一很神圣的责任感他觉得有责任、有义务帮助她一定要让这个有个固定的收至少她跟自己

     第二一早安雪从另一件扣子为昨那件袄换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背着楼往超市赶去

     然而她在半途却被坐在车里的雷从光给截住了面对雷从光安雪差一点吓得惊起来:怎么又是他!

     “车!”雷从光在车里命令道

     安雪不理往手里哈了一后又继续赶路

     “我已经给超市的老板打过电话了你不用再去了去了他也不会要你你不我就把你拉车!”这纯属是恐吓他当然不会在去拉安雪

     她看到车子里的雷从光坚定的表不由得蒙了!

     他到底要什么?他是个有对自己这样算怎么回事?

     自己是一个离婚还怕了他不成!在他拉开车门以后安雪就真的钻了

     “我刚才给一个朋友的品牌专卖店打过电话他现在在店里等着我先带你去那里给你换然后到区计划生育fú务站去”车子启动后雷从光像对属讲话一样地居高临、不带一丝表地说着

     “计生fú务站!”这单位确实不错以前郑余想给她找个他们管的二级单位工作可是找了好多、送了好多礼都没有让她在家里一待就是三年可现在他一张竟然就说是“说好了的”这是真的吗?

     “我雷从光说的话从来算数!但手续要慢慢办最迟不超过一两个月而且这一两个月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等都不会少你的你去了以后有事要跟办室的刘主任说;不过不要对任何提起说认识我”依然是冷冷地说着连一点笑意也没有

     “我本来就不认识你也就是刚才从你里说的话才知道你雷从光和别说认识你有什么意思?”其实安雪本来就是一个不胡说话的

     “那就好!”他倒有些放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