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领导的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2[1835352]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忽然“轰隆”一声一记闷雷将难忍的安雪惊得瘫在沙发里冷汗淋淋

     如今正值冬竟然半响起了一记闷雷这样怪异的如果发生在家乡会被老们称为有妖孽降生

     一个守在这所空落落的房子里原本就让害怕再加这令坐立不安的生理期疼与雷声骨悚然

     强忍收拾了一桌子的狼藉疼的洗浴室里泡了一个温似乎稍稍有些缓解正家里没穿后便钻被子里想早早可是不知道是酒、离婚还是生理期在起作用安雪翻来覆去怎么也不着

     半套了件珊瑚绒强忍着找了两piàn止fú了

     可是还疼咬着牙又挣扎着找来两piàn安眠希望能止住疼然而似乎对有了抗也可能是今离婚的事这些去了依然还是不着似乎越来越清醒又越来越烦躁

     “轰隆隆”又是一记滚雷将安雪震得更加脆又回到客厅的沙发里窝着

     眼前又似清醒又似模糊又似黑暗又似五光十只是让她无比清楚的是一阵接着一阵地令她更加急躁难忍

     “叮咚”一声楼梯的电梯响了一声然后是一个用钥匙开门的叮当声

     “砰”的一声安雪将门打开“老!”安雪带着哭腔从房子里冲出来喊了一声随后子一晃只听见“扑”的一声响她摔在了门槛

     真的是很原来这个世界有一种是可以难以今的

     像个孩子一样地赖在地不肯起来早就封住了她的双眼

     用钥匙开门的一怔拉起只穿了一件珊瑚绒袍的安雪

     “你怎么了?”将安雪抱在怀里眼睛馋馋地看着安雪的那张神志不清的有点红的脸、那两条露在外面的白白的

     “老你怎么才回来!”眼前晃动的那一张脸越是想看清却越是没有办法看清她双手的脖子整个都贴到了重重的让安雪觉得似乎生理的疼已没有那么疼了在这种她哪里还肯放手呢?

     “呃你醒醒!”将钥匙放回而又悄悄地将安雪抱回她的家中了门就是住在隔壁的雷从光如果让他老看到这一幕那不闹出命来才怪哩!

     “老我肚子疼好疼帮我吧!”安雪闭着眼睛伏在雷从光贪婪地吸伸手将雷从光的手拉着放在自己的

     只觉得手如触电一般雷从光刚想将手拿开却又犹豫地放回原

     她并不认识住在对门的他只是偶尔看到有个年轻班时间从这道门出当然那也是两年前的事现在似乎很久都没有发现这房子里有

     她很年轻二十五六的样子pí肤光而有弹不带一丝的赘就知道还没有生过孩子她的也很好闻没有过化学制剂的香只有一很淡很清的柠檬似乎是刚从洗浴室里带出来的她的特别柔而且很火让雷从光的脚定在原地怎么也挪不动

     房子里有暖雷从光的嗓子咯噔了一呼吸已不顺了

     “老你抱我怎么还不抱!”她那柔咬着他的耳垂暖暖地撩心魄的意袭来麻麻地让雷从光再也站不住了

     弯一个横抱三步两步便找到主卧丢到除去自己的fú以后便压了

     很显然这个并不在家而且她把他当成了她的

     蛇般地扭动着着他的双手不安分地在他来回游走试问哪个经得起这种huò呢?

     怦怦地跳着 一向严格要求自己的雷从光的神终被摧毁

     她现在神志不清而他也需要偶尔地放纵一次

     “轰隆”又是一记惊雷雷声过后起了雨让诡异的更加地诡异

     安雪全但轻松起来也不疼了翻了个正要却无意间看到躺在旁边的并不是她的老郑余是谁呢?她“”地惊了一声赶忙用被子捂住了

     是的他不是郑余是个三十出的陌生而且还是个面容俊逸的!可是她的家里怎么有这么个陌生

     从喝酒、响雷、、开门、一幕幕又似电影回放了一遍安雪羞愧地咬着被角哭了起来

     如果是强她可以、可以骂、可以甚至可以去法院告他!可是不是是她自己主动的

     可是明明不是自己的老她怎么开始时就没有发现呢?而且就算是郑余她也不能再与他做这种事:离了婚她已经没有老

     对一定是酒她从来没有喝过酒何况又喝过或者一定是可能是将多、杂了也就起了某种化学安雪绝不是一个荡

     已是懒懒地起安雪在他颈子的指痕后fú当着安雪的面穿再系领带又对着的着装镜整理了一番临走时他转看了的安雪一眼丝毫没有了刚才在:“这件事到此结束没有一次了希望你不要惹我惹我你是惹不起的!”

     说完这个也不回地走了

     这是什么话?还威胁我?安雪心里愤愤不平

     这个她不认识但这里是务员这幢楼的都是国家务员他一定也在某政府机关而且与她老与她前一样都是务员

     她可能是喝多了酒、多了糊涂了难道他也是这样?

     国家部竟然就这么随便地与一个发生关系而且做完就拍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安雪不是伢子也不是把贞看得比生命还重的可是她却有种很怪很恶心的感觉:他毕竟是一个陌生一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陌生

     又跑到洗浴室洗了一个澡就爬到了起来这一觉得真沉一直到了第二三竿她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就好像是一场梦这是一个不能告诉任何的必须遗忘的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