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领导的小妻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1[1835351]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章

     “老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安雪猛地起抱住就要打开门出去的郑余像个孩子一样地嚎啕哭起来

     “我还没出门呢悔了?”郑余皱了皱眉刚才在离婚协议签字时的冷静是她装出来的?不过似乎是有那么一些凄惨的感觉让郑余准备开门的手停来了

     “刚才是我装的把协议书还给我本就没有看也不会同意把它撕了好不好?”安雪的脑袋就要爆炸了刚才的故作镇定到此刻已化为乌有

     她以为她不讲条件地签字就会让郑余由此感到她的善良而对她表示不舍;她以为她故作平静地答应郑余的离婚要求就会使郑余重新考虑婚姻的延续;她以为她地签字就会使他感到内疚而把那协议撕了

     可是当他如获至宝地拿起离婚协议书要走时她才知道她错了她一想到他一踏出这个门槛就可能再也不会回她的惊恐与绝望显现了

     “你既然没有看那我就跟你说明一协议的内容和为什么这样写吧!”郑余转将背后的安雪从自己后背推开然后与她面对面地站着先讲了内容以后又对有关事行了解释:

     “这房子虽然是我父的钱买的但我考虑到你是外地又没有固定收只是在批发市场批点东西在网没有多少利也没有什么积蓄你就暂时在这里住吧家里的家具、电器是你家为你办的嫁妆当然是你的离婚后我知道你的生活会出现困难所以供暖费、电费、费我都预到了年底

     他停了一指了指桌子放着的一个信封接着说:“这个信封里有两千块钱就当做是你这几的生活费和回家的路费吧你拿着

     说完这番话后郑余的脸倒没有半点的不舍有的只是解

     这时的安雪已是泪流满面一双眼睛肿得像个桃子泣时那发一抖一抖的

     郑余有些厌恶地把眼睛移到另一边他真的是有些怀疑自己以前难道是“脑积”了吗?怎么会跟这样的走到一起?

     “你说我哪点做得不好我改!”安雪着眼泪认真地看着郑余郑余不仅长得很帅家庭条件也好又是务员可是安雪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结婚后也就成了为郑余烧火、做饭、洗的专职“保姆”如果离了婚离开了他以后生活该怎么办?在网做生意毕竟赚钱太少特别是回到家又该怎么说?说自己离婚了家的还不愁

     “你没有什么不好只是贫jiàn百事哀你没有工作而我也只那点工资子过得你委屈而我也不如意;其是结婚三年了你也没能怀孩子对这事我一直在嘀咕这你也能改吗?”

     “家里困难点我没有意见至于我未能怀孩子我会去找医生看的不是还一次也没有找医生看过吗?”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改变的”他的话果断起来是把安雪给推了冰窖

     她不懂结婚前他就知道自己没有工作、知道自己家条件不怎么好、知道自己长得不算特别的漂亮、知道自己一切的缺点怎么以前能包容、原谅而现在却成了离婚的理由呢?

     郑余概是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陡了一点于是改了一点:“如果你觉得不好向你家说离婚的事那你今年chūn节可以不回去正目前我这房子也没有打算卖”多么优惠的条件多么宽阔的怀!可安雪听了却觉得是郑余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所不得不做的一点“忍”罢了

     “外面有车在等我我先走了”见安雪只是郑余推开她扶在他胳膊的手去开门

     “老抱我一次好不好?最后抱我一次!”知道再也无法回安雪哭得要晕厥她希望用自己的温柔让他在最后关改变主意

     “别多此一举了我真的是要赶时间”说完不顾哭得昏地暗的安雪郑余出门而去

     安雪没有说话见他的心已离她而去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郑余自嘲地一笑他不知道当初怎么会跟这样一个结婚真是乏

     为了跟她离婚郑余在此之前可是想了千方、设了百计的甚至还想将自己父或是她的父也搬出来给她做工作让她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可是现在连一方、一计也用不真是一拳打在了棉

     她除了哭泣以外竟然连一句骂他的话也没有

     关安雪转将桌放着的信封里的钱取了出来

     两千块!原来她在他的心里就值两千块

     只是走了结束了就这样完了?

     她的思绪不自地回想起了三四年前

     那时候她与郑余是同学她知道他刚失恋有一放学后他一个坐在教室里着闷烟而那正好是安雪值:“要关门了去食堂饭吧

     她走近他:“你要是不饭就请换个地方我可要去

     “做我朋友吧?”郑余熄掉烟然后眯着眼睛隔着余烟看着安雪

     她长得一般话不多成绩也不算突出她文静得让见了觉得很是而他正失恋也需要有一个来安

     “呃!”这是学四年第一次听到郑余对她说话听到此话安雪在心里地雀跃着这可是学校的高材生、风云物呢!

     没想到答应得这么但也在理之中他那么优秀哪个孩子会不动心?除了那个傍款的校以外

     自然地在所有同学的惊讶的目光中她与郑余牵手走了婚姻的殿堂安雪一直以为与郑余在一起是她自己在做梦而当离婚协议书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是梦醒了

     只是梦醒的时候、眼好

     离婚了她怎么也得有点表示!要么伤一会要么发一会要么总该做出点什么吧?可她什么也不想做

     安雪拍拍从两千元里出了两百元了超市买了一盒平时喜欢却舍不得买的翅、一份香辣虾和五罐啤酒 因为买四送一 然后回了家

     做了饭打开啤酒一个自饮自好没意思

     从来没有喝过酒才喝了一罐半就觉得全得不行也晕眼也想笑却笑不出来想哭也哭不

     还有半罐怎么办?费掉?这可是用钱买来的这不是一向节约的安雪的作风一闭眼明明喝不去的半罐啤酒也就灌了

     她顿时觉得全得就要颤抖部也一阵接一阵地疼起来安雪这才记起自己的生理期到了

     老习惯每次生理期来的时候总是要提前七就开始而越是靠近生理期就越是疼得厉害前几已经隐隐地疼了几如果没有算错或者后“那个”就要来了望着窗外已暗来的安雪知道今又不好过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